查看内容

环球黑卡:圣彼得大教堂景点观光攻略

  圣彼得大教堂是个让人想要下笔写点评都诚惶诚恐的地方,无论从哪个角度说——

  说宗教地位,很多人都说这里是天主教的全球总舵,教皇的office——当然这其实是个误会,实际上属于教皇的主教座堂是拉特兰的圣约翰教堂,在罗马城外,这座教堂也是全世界最早的一座教堂。但这个误会无伤大雅:教皇就住在圣彼得大教堂背后的梵蒂冈城,而且,天主教的首任教皇,也是耶稣基督的首徒圣彼得就埋在大教堂下面,他之后的历任教皇,大部分也都长眠于教堂下面的墓地。教皇和天主教会每年在圣彼得大教堂主办非常多的仪式,这也使大教堂成为了著名的天主教朝圣之地。这里对天主教徒来说,是名副其实的圣殿。

  说到它的设计者和建筑师,真正是群星璀璨。布拉孟特为她的设计确定基调,恢弘的希腊十字和媲美万神殿的穹顶闪耀着他古典主义大师的光辉;拉斐尔为她的建造打下基础,精雕细琢的殿内装饰反映着画圣的理念;米开朗基罗为她的完工拨乱反正,将哥特式的明暗对比转回光明的古典主义穹顶,实现了布拉孟特未完成的巧思,为后世留下了不朽的丰碑;贝尔尼尼为她的装饰锦上添花,圣彼得广场的四列柱廊展示了巴洛克巨匠的奇思妙想。即使是用一段门廊破坏了大教堂整体远观效果的马代诺——他也是16、17世纪数得着的巴洛克建筑师。众多巨擘的合力和传承,才铸成了最杰出的文艺复兴建筑经典。

  我到圣彼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,经历了梵蒂冈博物馆五个多小时各类艺术品的轮番狂轰滥炸,颇有些审美疲劳;然而穿过贝尔尼尼的柱廊,第一眼瞥见圣彼得大教堂的宏大身姿,仍然感受到了难以名状的感动。虽说马代诺加工过的正立面受历代艺术评论家的诟病良多,但毕竟绝对体量巨大,还是足以让人震撼。走过雕像林立的正立面,来到大殿下的五道门,穿中门而入,右手边就是名动天下的《圣母怜子》了,这几乎是米开朗基罗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唯一一座“柔美”而不是“壮美”的雕塑作品;再往前是一尊右脚被游人抚摸得极尽光滑的圣彼得坐像,前面的队真让人怀疑是不是自从他落成的第一天起就那么长;顺着中厅的动线再往前看,穹顶的正下方是贝尔尼尼雕制的青铜华盖,它下面是教皇的专用祭坛。走到华盖附近向四方观望,巨柱林立,空间参差,宝物琳琅,杰作满目,很容易让人忽略了这座大教堂的真实体量:她拉丁十字的长臂有230米长,拱顶的高度接近140米,就连那个青铜华盖都有五层楼高。也许只有看看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你才会恍然大悟,其实这是一座能够容纳六万人以上的超大空间。

  欣赏完大殿内部,从同一道门穿出,左转来到大殿北侧,就是步行登穹顶的入口了。我去的时候登顶费用是6欧元,估计现在也涨价了吧。先拾级而上到教堂屋顶的平台层,在穹顶之下的壁龛中你可以看到米开朗基罗的半身雕像。钻进穹顶,爬上狭窄陡峭的阶梯,从采光亭钻出,逼仄的空间豁然开朗,夕阳映照下罗马城的绰约风姿一览无余:近处贝尔尼尼的柱廊柔和地环抱着圣彼得广场,一尊方尖碑恰到好处地矗立在广场正中;更远一点的地方,视线正前方大天使加百列坚毅地站在圣天使城堡顶端,顺着天使桥往右看,右手边可以看到万神殿标志性的圆顶,再往右看,就是通身白色,被戏称为“打字机”的祖国祭坛;打字机后方远望是大片的空地,其实那是穿越两千年风雨的罗马废墟,废墟的尽头是永远与罗马同在的竞技场;身体转向左方,就是梵蒂冈博物馆的松果庭院,更近处是艺术史上的圣殿西斯廷礼拜堂。仿佛顺着视线的旋转你可以看到历史的卷轴缓缓在你面前展开,这也正是永恒之城最大的魅力所在。

  前往梵蒂冈的第二天傍晚,我登上平齐奥山丘,那里是另一个在罗马看日落的绝佳地点。夕阳下你只能看到模糊的建筑剪影,但圣彼得大教堂那个标志性的穹顶依然鹤立鸡群——看起来,无论从哪个角度,她都独一无二,当得起所有的赞誉和尊重,当然,也让人诚惶诚恐。
——转自穷游网